llery的首饰

ktorRolfCollection的环保布料

Piece挂饰

计简约、精致,以独特的美学为主导。与之相比,荷兰设计更强调概念和解决方案,也就是怎样辨清what、how、why之间的关系,美学是排在末尾的。何新城(NevilleMars)这样解释荷兰设计的独特之处。上周,荷兰日重返上海,以同创造为主题推出荷兰设计周,展出包括Groog、OMA、UnitedNude、Bugaboo等在内的36家代表荷兰设计、时尚、艺术与建筑公司的作品。

展人看来,荷兰建筑巨擘雷姆库哈斯(RemKoolhaas)所设计的央视总部大楼,是荷兰精神最好的佐证。尽管这座建筑依旧备受争议,但在库哈斯的理解中,如何将一个复杂的建筑实体设计组织为一个连贯的整体,央视总部大楼做了很多努力。它打破传统摩天大楼的桎梏,设计一个相连的闭环。技术组、采编人员和领导层之间流动而平等,没有上下之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何新城表示,这座巨无霸建筑试图回答摩天楼是什么,可以做什么和应该做什么。而荷兰设计中的简约,很大一部分以独到而完整的概念取胜,并且以解决问题为目的。

一个悬空的圆环提供了博物馆式的观赏模式高空悬挂的椅子、童车、高跟鞋、自行车、书本等在灯光下投下阴影,而它们的影像资料,出现在下方圆环中内嵌的屏幕和三面循环播放的投影中。何新城希望通过这种不轻易获得的策展形式,不仅让人们看到外头是怎样的,也看到设计师的想法和产品整个被制作的过程,这些关乎产品理念,也关乎荷兰设计的概念。

非审美

迎面就是内置16个播放器的圆环,参观者很自然地上前拿起耳机收看视频。一些身高较矮的姑娘如果觉得屏幕的位置太高,可以站在圆环正下方放置的缓坡上,从而保证视线齐平,有着身高优势的外国人只需要平地观看即可。你有没有注意到整个圆环是倾斜的?因为荷兰是世界上平均身高最高的国家,考虑到身高差,加了这个缓坡,较矮的人不再踮着脚尖,外国人也不用吃力弯腰,但他们同时又处于一个系统中。

不那么会讲故事,但是背后都有研究或者调研支撑。何新城强调。来自他同名工作室的蓄水椅(WaterBench)是现场唯一非腾空、接地气的展品。蓄水椅的想法来自其为宝马古根海姆实验室开发的一套激进而范围广泛的城市规划图景。因为他发现哪怕是在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孟买),交通拥堵也更像一个症状,而非本质性的问题。

买的安全饮水到洪水等一系列问题入手,惊讶地发现日益增建的大型基础设施并不能满足需求。流经整个系统的水慢慢由蓝色变成黑色。幸运的是,本地雨水灌溉可以减轻系统的部分压力。于是,他们设计了一种可以收集和储存雨水用于室外浇灌的户外家具,它独立于公共给水系统,有多种颜色可选,可以轻巧地点缀户外景色。同时,只需上下两个单元,即可储存1000升雨水,通过水泵,随时取用。蓄水椅成本很低,售价和普通的景观椅差不多,可用10到15年左右。最重要的是,这个产品尝试解决一些与缺水、节水有关的问题。目前,第一批蓄水椅已安装在孟买的部分公园里。

及艺术评论家方振宁曾总结荷兰设计的要旨为先有概念,然后亲自动手,重视概念设计已经成为荷兰工业设计家的哲学。同时,自由的思考和试验性使用技术和素材,根植于荷兰独特的视觉传统,这是现代荷兰设计所特有的力量。一份数据显示,如今荷兰已是57000余名设计师的家园,诞生过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雷姆库哈斯、大黄鸭之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设计界的宠儿马塞尔万德斯等业内名流。

同创造

显眼的一块投影幕布上,出现一只绵羊的旅程,难免让人匪夷所思。这只小羊羔在内蒙古的一户牧民家中被选中,与埃斯特考克梅耶(EstherKokmeijer)一路千里跋涉,从中国内蒙古来到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这段视频由艺术家为2014乌兰巴托大地艺术双年展创作,当年的主题是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

将这段独一无二的旅程命名为脱离群体的羊不是一只真正的羊(OneSheepisNoSheep)。一方面,这是对于濒临消亡的游牧习俗的回应,另一方面,艺术家认为旅途的目的并非抵达,而是体验人与动物彼此依存的关系。

从草原穿过边界,但是人不行,因此一人一羊的旅途也充满了未知数。艺术家还带了一大叠中国的相关证明,希望合法地到达蒙古首都。这经历很有意思,听上去简单,但其实很难。据何新城介绍,在策展时他主动提出,希望将艺术加进来,丰富传统设计领域的范畴。因为在荷兰的创意产业中,设计通常都具有艺术美感,这两者并不分离。荷兰的艺术也是有逻辑、有??念的。这与中国设计与艺术的泾渭分明不同。在中国生活了十多年的何新城这样表示。据悉,本次设计周共有四五个与艺术相关的展品,多为视频形式。

兰人看来,从一瓶水的设计到一座新城的规划,都是相互交通的。他以城市空间规划这样难啃的硬骨头来开启设计周的话题,并回到荷兰人引以为傲的概念方法论,一步到位的静态城市就像是拔地而起的一座半城,必须清楚地知道先后顺序以及科学的建设步骤,让城市自然地缓慢生长,就像植物和树木一样。何新城曾就职于库哈斯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OMA),他也是后者侄子小库哈斯(RemDKoolhaas)的大学同班同学。

一朵云,是电光火石间的灵感,但有时也是无意义、易逝的。何新城强调,设计师的第一个灵光的确很重要,但需要强大的通力合作,支撑这个灵光实现从无到有的过程。荷兰驻上海总领事艾晓安(AnnekeAdema)在开幕式上也对他的观点表示了认同。荷兰设计的独特魅力在于我们也专注过程的体验以及众人协同的创造,这也是今年主题定位同创造的原因。

edNude高跟鞋,这个品牌由小库哈斯(RemDKoolhaas)创立

的展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