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融资欠款,或许是压垮魏刚的最后一根稻草。6月6日,这位包头最大房地产企业——鼎太置业的董事长,在包头市东河区某酒店上吊自杀。

据目前已知的数额,魏刚通过各种渠道融资欠款至少7亿元,单笔借贷最高达1.2亿元。

包头市公安系统一位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此事件涉及的融资债务,或与去年包头富豪金利斌自杀留下的债务有着同等规模。据了解,一年前的4月,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因无法偿还借贷自焚身亡,最终留给银行以及1500多名债权人14.6亿元的巨大“窟窿”。

包头市一位房地产企业负责人表示,由于房地产市场调控加码,包头数百家房产公司大多面临缺钱的窘境。

数百业主之忧

6月8日上午,包头市东河区东河槽旁的鼎太风华售楼中心前,站满了业主,他们拿着购房合同和缴款凭据,在售房登记表中写下个人的购房信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粗略统计,当日约有300名业主进行了登记。但据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此事涉及的业主约有六七百人。

早前付了全款的房子,如今尚未完工,这些业主担心魏刚之死会带来变数,担心开发商不能正常交房。

据了解,鼎太风华目前是包头最高档的小区,也是包头市东河区政府重点打造的形象居住小区,始建于2005年,项目占地面积10.7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7.1万平方米,共计34栋,分三期开发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当年一期开发的14栋住宅,经包头市质检站验收,优良率达100%,其中的5栋获包头市工程质量最高奖项“金鹿奖”。

2009年在三期工程基本完成后,小区再度“扩容”,开始了四期、五期建设,向北一直延展。根据业主的说法,预计今年10月四期将完工,五期在明年7、8月份竣工,这些房子早在去年就已开售。

然而,即便在建筑位置、舒适环境等方面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小区的销售情况也不乐观。记者获悉,三期仍有大量房屋在售,在建的四期和五期的销售情况不佳,公司不得已采取了大幅降价措施。

记者调查得知,开发商为包头胜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达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魏刚是这家公司董事长。

急速扩张之困

谈及魏刚的为人,多位采访对象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描述:为人仗义,口碑极佳,固守信用,非常要强。

从一名建筑工地的普通工人,到包头最大的地产商,魏刚的发家史与一场地震有关,1996年5月3日,包头市发生6.4级地震,造成房屋毁坏严重。这次地震给魏刚带来机遇,后其在政府扶持下,他转变成一个成功的地产商人。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局一位民警告诉记者,东河区的绝大多数楼盘是由魏刚开发的。

记者来到东河区和平路一带,魏刚的一处办公室就设在这里。通过指引,记者来到魏刚生前的办公地点,木质的房门略显灰旧。

对于魏刚的自杀,当地普遍看法是“摊子铺得太大,不动产太多”;另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他不仅涉足地产,还涉足餐饮等其他领域。

房子卖不动,资金链就容易出问题。细数魏刚的“摊子”,单就鼎太风华项目,就足以让他在房地产调控压力之下感受到寒意。

如今,鼎太风华项目的四期、五期全部停工。记者看见,楼盘主体结构业已成型,脚手架上看不到工人的身影。原先热闹的施工现场冷冷清清,大卷的钢丝堆放在墙角。工地外侧,广告牌上“万众瞩目,俯居龙脉之首”几个大字在阳光下异常醒目。沿着一条宽敞的道路一直往东,在已经停工的工程一侧,大片空地被砖墙围了起来,据了解,这块地也被魏刚买了下来。

鼎太风华小区是魏刚的得意之作,却也可能就是压垮魏刚的最后一根稻草。据鼎太风华项目施工工人代表罗仲平介绍,他们负责施工这一小区的3栋楼,原计划盖到18层,现已建到16层。

“公司似乎没有钱。”罗仲平称,不远处的鼎太风华另外几栋在建楼盘,今年以来一直没动工。作为工人的代班领队,罗手下有191位工人,从去年7月干活至今,他们只得到了一些生活补助。|||

这些工人与当地的房建公司签约,房建公司又与胜达公司签约,但由于胜达公司没有支付,房建公司欠下工人工资达330万元。

6月8日,罗仲平也来到鼎太风华售楼中心,他担心魏刚之死会让他们的工资更加“没了谱”。

巨额欠债之谜

胜达公司的法人代表连桂荣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声称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要记者去问政府的相关部门。此后,记者一直未能接通其电话。

另外包括赵德惠、吴福生等在内的多位胜达公司负责人,均对该公司的资金等情况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只有胜达公司的一位张姓总工程师表示,所有的事情都是魏刚一个人在操作。

据记者调查,作为包头当地最大的房产商,魏刚所投资开发的楼盘项目早在去年就已陷入危机,资金更是捉襟见肘。所建的楼盘项目销售情况并不见好,资金回笼的速度缓慢,早前投资的其他“摊子”,在短期之内也没有良好的产出。

在此情况下,魏刚要求购买鼎太风华小区期房的业主必须全款,这得到了十多位业主的证实。许多业主认为,胜达这样做是想缓解资金压力。

去年底,胜达公司还推出了一项优惠政策:凡是全款买房的业主,可以给予10%的优惠。

但这些措施并未让资金宽松。据众多业主的说法,胜达公司自称“斥巨资”打造的鼎太风华小区销量依旧不景气,无奈之下,魏刚开始了最后一搏——降价促销。

前述知情人士表示,在今年前几个月,面对卖不动的房子,鼎太风华的价格一度从每平方米四五千元降至三千多元来,“他 (魏刚)有些急了。”同样的时间点上,包头的其他同类小区还至少维持着每平方米四千多元的销售价格。

一边是所投项目收益的回笼无期,一边是高息款项的还付,这是这位包头最大房产商人的两难处境,钟摆失衡的最大因素就是——缺钱。

坊间颇多这样的传言,其中之一是今年春节过后不久,向魏刚讨债的人将其腿打伤,魏住院了一段时间,上吊自杀距离出院未过多久。

记者辗转联系上一位与魏刚亲戚有过多交往的人士,他说今年年初魏刚的儿子被一些债权人逼迫,写下一张500万元的欠条。

这样的说法得到了另外一位与魏刚关系甚好的朋友的证实,一些债主的意思是,“魏刚假若出点什么事,要由其儿子来还。”

高额利息之重

魏刚过大“摊子”形成的资金窟窿,其数额到底是多少,尚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据《内蒙古晨报》初始披露数据,已知的融资欠债为7亿元。

但前述公安系统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此次魏刚涉及的欠债规模与去年包头首富金利斌自焚留下的债务相当,大约有十多亿元。

他说,二者不同之处在于金利斌当时更多玩的是“空手套白狼”,而魏刚实实在在发展自己的房产事业,可能欠款更多。

与魏刚生前关系甚好的吴平(化名)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目前魏刚还欠他们的项目款数达千万元。”

他表示,魏刚自杀是被高利贷逼的,“魏刚最高一笔欠款金额为1.2亿元,另外有三四个人分别放贷给魏刚的资金有七八千万元,单笔欠款金额在1000万到5000万不等。”

同样一个事实是,在今年3月15日,魏刚召集他所在项目的施工负责人一起吃饭,席间魏神情黯然地表态,他现在确实没有什么钱,原因是所投资开发的房子销售很不好,另外在民间借贷这方面欠债太多,目前没有多少人愿意给予借贷。

实际上,自去年10月以来,吴平所在的项目施工队就再也没有从胜达公司拿到过1分钱,无奈之下吴平也开始借高利贷给工人发工资。

这已成了恶性循环——吴平如此评价现在的借贷乱局,迫于形势的压力,他们将寻找资金的路径统统选择在包头当地猖獗的高利贷。

据记者多方获取的消息,魏刚巨额资金的债主,只有两家拥有公司,其余大都是私人,这部分债主的资金来源同样出自高利贷。

吴平告诉记者,这些债主从别的渠道以月息2分的利息贷钱回来 ,然后以月息5分的利息放贷给魏刚,目前他所借的高利贷月息基本都在4分、5分以上。

吴平说,“将高利贷加倍放给魏刚之后,这部分债主从中获取可观的利润。在此情况下,由于魏刚本身资金少、所开发的项目规模大,导致资金链断裂。”

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士认为,运用高利贷的资金发展自己的企业,在包头蕴藏着很深的危机,建议国家要重点打击。

然而,自言“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吴平,不得已将渡过资金危机的办法寄望于高利贷本身,他目前正在托人找可以借贷给他资金的对象。

对于魏刚的自杀,他也流露出颇多遗憾,“我跟他私交关系很好,可惜银行不贷款,高利贷利息那么高,房子卖不出去,还哪有钱撑下去?”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